鍛造堅不可摧的水下核盾牌
  海軍某潛艇基地政委 厲延明
  作為大國的戰略力量,黨中央、中央軍委把“水下核盾牌”交給我們執掌,這是千鈞重擔,萬般信任。面對形勢變化和各種考驗,基地黨委始終念念不忘的是,如何確保絕對忠誠、絕對純潔、絕對可靠。
  在基地,每年新學兵新學員入隊,上的第一堂課就是核潛艇部隊的傳統教育,學唱的第一首歌就是《中國海軍核潛艇》,參觀的第一個場所就是軍史館。每當潛艇航行到威海衛、劉公島海域,我們都會重溫甲午海戰那段歷史,銘記百年恥辱,強化憂患意識。在我的辦公室里,依次擺放著23瓶海水,那是我多次隨艇出征時從不同的海域取來的。這些看似普通的海水,在我們的心目中,它連著萬裡海疆,它見證著核潛艇部隊發展壯大的光榮歷史,它更意味著黨指揮我們一次次遠征大洋的壯闊航程。
  核潛艇是體現國家意志的戰略利器,兵力行動連著國家政治外交大局,具有很強的政治敏感性。任何一個決策舉措,哪怕一個戰術動作,都包含著極高的戰略含量。深海之下,危難之中,黨委組織指揮的政治定力極端重要,必須成為戰風斗浪的“定海神針”。
  一年秋天,基地一艘核潛艇帶著戰術背景奉命出航,突破第二島鏈。一切看上去順風順水,然而就在返航途中,突遭外軍艦機跟蹤。對方連續用主動聲吶探測,“噠噠噠”的聲音異常刺耳,企圖迫使我艇浮出水面。上浮,對艇員來說當然是最安全的,但錯過了一次近似實戰的練兵機會;繼續潛航,則危機四伏,風險不可預測。這是一次心照不宣的探底與較力!關鍵時刻,任務黨委果斷決定:堅決執行上級的命令指示,堅決完成任務!隨後,我艇採取多種戰術,靈活機動,在水下幾十個小時與對手鬥智鬥勇,最終達成上級既定的戰略意圖,受到中央軍委通電錶揚。
  早在1988年,我核潛艇就完成了水下發射運載火箭任務,宣告中國海基戰略威懾力量正式形成。跨入新時期,我們把目光瞄向了更高目標——水下連續發射。當試驗幾經周折,突破重重難關,進入決戰階段時,天公卻不作美,氣象突變。有的同志建議暫停試驗,擔心如果有什麼閃失,不好交待。發射試驗進入倒計時,我們上下用萬分的努力,防止萬一的發生,協同聯調幾十次,模擬練習上百回,單兵操作過千遍。經過專家反覆論證,科學研判,果斷定下決心:剋服困難,務求必成!指揮員胸有成竹,沉著下達一個個指令,各戰位配合默契、動作嫻熟,精準操控導彈依次衝出海面,準確飛向目標區。這漂亮連貫的衝天齊飛,飛出了我核潛艇威懾與反擊能力的新突破!
  核潛艇只有“出得去、藏得住、打得準、撤得回”,才配稱撒手鐧,也只有保持海上存在,才能不怒自威。我們開創性地探索出“輪番出動、海上待戰、戰訓一致”的一套辦法,一旦有事可隨時投入戰鬥。就在前不久,基地又組織了一艘核潛艇進行帶戰術背景的實戰化演練,一舉創下島鏈外活動時間最長、一次性潛航航程最遠、跨越緯度最大等多項紀錄。
  亮劍深藍當先鋒
  海軍某潛艇基地第11艇員隊艇長 吳昌弟
  核潛艇是水下移動的導彈發射陣地。有軍事專家這樣講,如果一個國家遭到敵人的核打擊,哪怕陸地所有軍事設施全被摧毀,但只要有一艘戰略核潛艇潛伏大洋,它就能給敵人以最致命的核反擊。有了這樣決定性手段,戰爭狂人就不敢胡來,和平就有了可靠保障。我們核潛艇艇長就是執掌這個國之利器的一線指揮員。
  一名優秀的核潛艇艇長,根本要求是忠誠,核心是能打贏。而培養這樣一名艇長,國家要耗費巨資,前後需要20年時間。單說全訓合格艇長考核這一項,就要歷時一年,完成幾十個考核項目,把艇上的導彈、魚雷十八般兵器訓個遍,動用幾十批次艦艇飛機配合訓練。通過嚴格考核、層層選拔、全程打造,核潛艇艇長才能拿到合格證書,成為深海巨鯨的駕馭者,成為獨立遂行重大任務的一艇之長。
  隱蔽性是潛艇的生命。潛艇水下藏得久不久,航行遠不遠,一項關鍵技術,就是導航定位。有一年,一種新型導航系統裝備部隊。這套系統到底管不管用,需要到陌生複雜海域進行試驗。這一試驗對潛艇隱蔽待戰能力意義重大,但風險也很大。一旦導航出現偏差,就有觸礁擱淺的危險。誰會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呢?艇長朱振國主動請纓,率艇出征。鋼鐵巨鯨潛入深海,十幾天過去了,一直杳無音信,家裡人都為他們捏了一把汗。此時,在大洋深處,朱艇長憑著過人的膽識和豐富的經驗,沉著指揮。核潛艇就像長了眼睛一樣,在茫茫大海中繞過一個個險灘、暗礁,一次定位連續奔襲數千海裡,檢驗了新裝備的戰術技術性能,拿到了第一手科學數據,為提高核潛艇隱蔽性立下了大功!
  現在,人們享受著和平,過著安穩的日子。其實,在大洋深處,我們和對手的交鋒過招從來就沒有停止過。作為共和國核潛艇艇長,為了國家安寧我們別無所求,為了能打勝仗我們一無所惜!
  有一次,我率艇遠赴太平洋執行任務。水下航渡階段,突然接到上級電報:“外軍艦機向你逼近,保持隱蔽,確保完成任務。”我根據當時的情況,快速作出判斷,外軍雖已察覺我艇動向,但並不掌握我艇確切位置和意圖。不能讓他們盯上,更不能被他們纏住,否則,後續任務將難以完成。我決定聲東擊西,牽著對手的鼻子走,抓住這個難得機會,真正與對手過過招。我下令,全艇進入一級戰鬥部署!同時加大潛航深度,向佯動陣地高速機動。剛進入佯動陣地,外軍數架反潛飛機、多艘軍艦氣勢洶洶向我撲來,展開輪番搜索,企圖圍堵我艇。看到對手中招,我指揮潛艇迅速下潛到隱蔽深度,靈活運用多種戰術突出重圍,把對手遠遠地甩在身後。
  一番痛快的較量之後,我心裡特別高興,即興寫了一首小詩:
  風雲起四海,島鏈鎖巨龍。
  潛行入海去,大洋誰爭雄!
  深潛無聲,誓言無悔。曾經有同學、朋友問我:電視上經常播放部隊訓練演習的畫面,怎麼從來沒見你們露過面?今天,我可以告訴大家,雖然平時看不到我們,但我們在大洋深處時刻保持高度戒備,哪怕睡覺也會睜著眼睛。只要黨和人民一聲令下,我們隨時會對敵人發出雷霆一擊!
  強軍舞臺成就夢想
  海軍某潛艇基地第19艇員隊電工班班長 於洪偉
  我是一名在核潛艇工作的士官。像我這樣叫“官”不是官的兵,在核潛艇部隊占總人數的一多半。我們都是經過千挑萬選、嚴格培訓考核後才能上艇工作的。有人這樣評價我們:士兵的身份,軍官的責任,專家的技能。
  我們艇上有個班長叫肖國昌,大家都叫他核潛艇“兵王”。2011年冬天,我和肖班長一起隨艇出海執行任務,航行途中,潛艇艙底水位異常上升,情況萬分緊急。如果不及時排除故障,不僅完成不了任務,還有可能造成重大事故。危急時刻,肖班長鑽到艙底,不到10分鐘就找到故障原因,判定是艙內一個排污閥造成的,並很自信地說:“那個位置我最熟悉。”他換上潛水服就到舷外去搶修。由於風高浪大,他幾次潛水都失敗了。肖班長大叫著:“把鉛塊都綁在我身上!”他終於潛到了水下,水下漆黑一片,只能靠手摸。肖班長在冰冷的海水裡,足足幹了半個多小時,終於排除故障。當戰友們把他拉出水面拖上甲板時,他的嘴巴和臉都被凍僵了,又黑又紫,他用微弱而堅定的聲音向艇長報告:“報告艇長,漏點修好了,可以下潛航行。”大家緊繃的弦可算鬆了下來,緊緊地抱在一起。
  我們每個人的崗位十分平凡,但管理的是一座龐大的“水下科技城堡”,艇內分佈著數千台高科技設備和上萬件精密儀器。每名艇員手裡都掌管著價值幾千萬的尖端裝備。
  在我們基地有很多老士官,說起來,那是一個比一個“牛”。“士兵核專家”張志斌,就是其中的一個。張班長入伍時只有中學文化,核物理的基本知識更是一竅不通,他把所有的節假日都用在學專業上,記下了50多本學習筆記。他編寫的《核反應堆訓練大綱》和《使用保養條例》被海軍作為法規文件頒佈執行,參與的科研項目獲得全軍科技進步一等獎。
  有一年,海軍下達“核動力專業本科生考試題庫”編寫任務,題庫前兩部分由兩所高等院校的教授完成,第三部分由張志斌獨立承擔。當海軍召開題庫鑒定會時,主審委員評價說:“雖然這個小伙子是一個兵,但他的知識已經達到了專家的水平。”不久,張志斌帶著自己編寫的3份共10萬字核潛艇技術規範,參加了國家重大試驗項目審評會,順利通過鑒定。當評審團的核專家得知這些技術文件出自一個士兵之手時,齊聲贊嘆:“這個士兵了不起!”
  “○九精神”鑄就輝煌
  海軍某潛艇基地退休幹部 趙忠生
  我是一名和我國第一艘核潛艇同時服役的老兵,在基地工作了38年,曾經擔任過3艘核潛艇的政委,親身經歷和見證了這支部隊一步步成長壯大、走向輝煌。
  當年,建造核潛艇,被列為國家第九項重大工程。因此,就有了“○九”這個特殊的代號。在我們部隊,艇叫“○九艇”,人是“○九人”,錘打出響噹噹的“○九精神”。這種精神,集中體現了聽黨指揮、能打勝仗、英勇頑強、捨生忘死的深刻內涵。
  上世紀60年代末,海軍組建核潛艇接艇隊。從常規潛艇挑選出的36名艇員,大多數只讀過初中,連“核裂變”這個詞都沒聽說過。就是這樣一群官兵,面對核物理、流體力學等30多個專業,面對上萬台設備,勇敢地邁出了水下長征的第一步。當時,學習生活條件非常艱苦,連個像樣的課桌都沒有,十幾個人睡在一個大通鋪上。但大家都憋著一股勁兒,白天一身油、一身汗地鑽艙室、練實操,晚上加班加點學習專業、鑽研理論,最後不僅全部通過考核,還摸索編寫出4部核潛艇訓練教材。這36名官兵,被譽為“36棵青松”,就是以他們為骨幹的第一支艇員隊,把中國人自己建造的核潛艇開進了深海大洋。
  1985年,我核潛艇首次進行最大自給力試驗,這是對潛艇設備性能的檢驗,也是對艇員生理極限的考驗。當水下航行到50多天時,用水成了最大的難題,喝水要定量,洗臉更是奢望。有一天,艇長髮現兩名戰士在艙底端著臉盆擦臉,當場就是一頓痛批。當他弄清那是一滴一滴接下來的設備冷凝水時,眼含熱淚,拍了拍他們的肩頭,動情地說:“擦吧,痛痛快快地擦吧!”
  核潛艇艙內高溫、高濕、高噪音,空氣混濁,長時間在裡面生活,人的生理機能和內分泌系統都容易紊亂,在這樣的環境中,我們的艇員經受著分分秒秒的考驗。堅持航行到70天時,體力明顯下降,多數人出現了失眠、厭食、煩躁等癥狀。全艇上百人,原來一頓飯能吃幾十斤米,到後來連一半的量都吃不下。這時,已超過法國核潛艇67天的長航紀錄,也完成了既定任務。困難面前是止步,還是繼續前行?大家一致表示,縱然千難萬險,也要勇往直前,為國爭光!
  就這樣,我們創造了核潛艇90晝夜的長航紀錄。當年某外國核潛艇長航歸來時,有1/3的艇員是被抬出艇的。我們核潛艇長航靠碼頭時,指揮員激動地說:“同志們,接受祖國和人民檢閱的時候到了,我們一定要走著出去!”當全艇官兵堅強地走出核潛艇,頂著凜冽的寒風挺立在碼頭時,碼頭上軍樂嘹亮、鑼鼓喧天,掌聲歡呼聲響成一片。
  40多年來,“○九精神”像一團火炬,在一茬茬官兵的手中燃燒、傳遞。正是有了這種精神支撐,我們核潛艇官兵才甘願拼搏奮鬥,不懼生死闖關,為黨和人民劈波斬浪,一往無前!
  讓愛灑滿深海大洋
  青島市登州路街道黨工委副書記 李希梅
  我是核潛艇部隊一名普通的軍嫂代表,我們也是從最近的電視新聞和媒體宣傳里,知道了愛人工作上的一些情況。我深深地為他們感動和自豪。
  這些年來,我們軍嫂都有一個共同的感受:不知道丈夫什麼時候走,不知道他們去哪裡,不知道他們在乾什麼,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回來。不過我們知道,他們都有一個習慣:每次出海前,總會把家裡收拾好,把冰箱裝滿,陪著我們和孩子去看看老人,親手做上一頓可口的飯菜。什麼也不用說,我們心裡清楚,他們又要遠航了。分手的時候,望著丈夫愧疚的表情,我把所有的苦楚都埋在了心裡,帶著微笑告訴他:“走吧,你放心,家裡有我。”
  就這樣,在默默地守望和期盼中,我們漸漸讀懂了核潛艇官兵的奉獻與擔當。相聚再短,我們也不孤單,付出再大,也是值得的,即使生與死這樣沉重的話題,也能坦然面對。
  其實,核潛艇部隊的軍嫂都有三怕:一怕海上起颱風;二怕關心電話多;三怕領導突然來慰問。
  有一年丈夫出海遠航,好長時間都沒有回來。十天、二十幾天過去了,我們的心裡有說不出的焦急和不安。當時,正趕上國外有一艘核潛艇失事了,大家議論紛紛,各種猜測也很多,我們家屬就開始胡思亂想了,我也整夜整夜地睡不著覺。突然有一天,基地政委召集我們家屬說要通報個情況,這下我們的心更慌了,互相打電話不停地詢問,就怕出什麼事,可又不願意往壞處想。到了會議室,大家緊張得大氣都不敢出。直到領導說,你們的丈夫馬上就要進港了,這次破例讓你們到碼頭去迎接他們!大家這才鬆了一口氣,姐妹們哭著、笑著抱成了一團。當天晚上,我們都參加了慶功宴,能喝的、不能喝的全都喝瘋了,有3個姐妹是被抬回家的。那一夜,年幼的兒子怕了,說:“媽媽,你怎麼喝了那麼多酒。”我一把抱住孩子:“今天是媽媽最高興的日子!”  (原標題:海軍某潛艇基地官兵群體先進事跡報告會發言摘登)
創作者介紹

張國榮

hx28hxyyr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